为孩子“量身定做”美育项目,上海交响推出儿童节音乐会

6月1日,上海交响乐团由助理指挥张橹执棒,在17:00和19:30的捷豹上海交响音乐厅,接连奉上两场为大小朋友定制策划的儿童节音乐会——交响童话《梅雷尼翁:寂静之地》。此番演出是上海交响在继《博物馆奇妙夜》、音乐好邻居、音乐地图课堂等音乐演出活动后,再次为儿童群体“量身定做”的“美育”项目。为了让更多小朋友走进剧场,身高限制也从日常的1.2米以上降到1米以上。

《寂静之地》是以游戏美学全新打造的一部多媒体原创交响童话音乐会。与2021年“六一”儿童节《博物馆奇妙夜》相似,这也是一场专为家庭和儿童打造的娱乐类音乐会。通过音乐、旁白和插画表演,向孩子及家长介绍管弦乐的奇妙。

在这个绘有美丽的图像、迷人的旋律和交响乐的奇幻世界里,德国儿童文学作家弗劳克·安吉尔(Frauke Angel)创作故事,当下杰出的电子游戏音乐作曲家下村阳子创作音乐,德国资深制作人托马斯·博克(Thomas Bocker)担纲构思并制作。

其中,作曲家下村阳子和她的音乐随着成百上千万销量的电子游戏而闻名于世,如《超级玛丽RPG》《街头霸王II》《王国之心》和《最终幻想 XV》等国际畅销游戏。她的音乐还被用在2020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上。而制作人托马斯·博克则曾成功制作一系列电子游戏主题音乐会,如“终极交响”和“交响传奇”系列交响音乐会。

《寂静之地》讲述了一位名叫MIRU的孤儿与发小HIKITO和她忠实的宠物MAKO一起踏上的一次难忘的冒险之旅。她们的目标是探寻困扰着这片寂静之地梅雷尼翁的原因。该作继承了普罗科菲耶夫的《彼得与狼》和圣-桑的《动物狂欢节》等经典,寓教于乐。每个角色都有属于各自的主题和乐器,以此向孩子们介绍交响乐团中的“十八般兵器”。

如童话中的主角Miru,阳子选用了大提琴来作为主题乐器。这种音域宽广的乐器即可优雅,亦可以从容地表达喜悦和悲伤,这既契合Miru求知若渴、精力充沛的形象,同时又能描绘Miru性格中的敏感与不稳定。音色选定之后,在作曲环节阳子亦采用了多种调式与节奏相结合的办法,来展现出人物内心的情绪与感受。音乐的演奏配合着旁白与画面,让Miru的内心世界与听众达成情绪共振。

同样阳子也为故事中的其他角色选用了适合的乐器组,比如为充满冒险精神,忠诚却又固执的小狗Mako采用了马林巴琴、邦戈鼓与康加鼓的组合,这种以打击乐为主的组合安排充分展现出了Mako身上的动感与活力;而甜美善良的小鸟IKARI,则用长笛来展现哪怕它的声音像它羽毛一样轻盈,但却背负着沉重的负担的困境;小号代表心地善良,有时也有些慵懒的男孩HIKITO,他希望生活简单,但他仍然觉得自己是个冒险家和探险家,他兴奋时会打嗝,演出中如果观众细听,甚至会在别处听到他的打嗝。整部交响童话,旋律随着故事的发展而变化,进而反映整个寂静之地的变化。

“人们往往认为古典音乐和交响乐会令人紧张,会让人犯困,或者你必须在聆听的时候坐得笔直,但事实并非如此,”下村阳子说。“对于那些感到犹豫不决的人,我希望游戏音乐或像《寂静之地》这样的制作将成为其聆听古典音乐的原因之一。”

担纲本场音乐会指挥的青年指挥家张橹认为,《寂静之地》用音乐为孩子们讲述了一个光明战胜黑暗的故事。“作曲家下村阳子用特定的乐器组合为每一个角色赋予了鲜活的性格。动机贯穿在故事线条中,通过组合、变形、拆分等,推动剧情的发展。结合贝倩妮讲述的旁白,以及投影板上的插画,让故事变得更生动和立体。但最终对孩子来说,任何语言的解释,都不如带他到音乐厅来感受一场音乐会。

作为新手爸爸,张橹在处理音乐时也多了一份柔情和感悟。“孩子给我的不仅是快乐,在与孩子的接触中,我捕捉孩子对我的依赖和爱、他的想象力和纯真、善良,这都让我惊奇。在某种意义上,孩子是我们大人的老师,他们的品质都埋藏于音乐中,这让我处理音乐时有了另一种视角。”

来源:文汇报

zh_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