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激发了一代古典乐迷

游戏配乐在古典界掀起波澜,新一代作曲家和爱好者开始关注。

1988年从大阪音乐学院毕业后,下村阳子站在职业的十字路口前,面临选择。下村出生在一个有着很好音乐氛围的家庭,很多家人都会演奏钢琴。她从3岁开始接受古典音乐训练,以成为一位钢琴老师为目标学习钢琴。但每当学习或练琴之余,下村常常就会跑去当地的投币游戏厅玩游戏,在《超级玛丽》中踩蘑菇。

最初激起下村对电子游戏音乐兴趣的是近藤浩治(Koji Kondo)在原版《超级玛丽》中极具感染力的旋律。不久之后,椙山浩一(Koichi Sugiyama)用古典音乐的方式为RPG游戏《神龙探险》的配乐激发了她对电子游戏和古典音乐(相融合)的热爱。当有机会加入卡普空游戏(CAPCOM)的音乐事业部时,下村果断选择了加入,这让她的父母非常沮丧。“也许他们直到现在还不确定我在做的是什么,”下村通过电子邮件告诉《连线》(WIRED),“甚至直到现在她们都很难理解!”

电子游戏音乐在80年代并没有受到很好的尊重,但快进到今天,下村阳子是世界上最受尊敬的电子游戏作曲家之一。她的音乐的传播方式像病毒一样蔓延,从迪齐·拉斯卡尔(Dizzee Rascal)和珍妮·杰克逊(Janet Jackson)的歌曲里,到今年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中,都有出现,并俘获了成百上千万的粉丝。不得不说,古烈(《街霸》中的美国大兵)的主题音乐实在是征服人心。然而,即便下村为《街头霸王II》、《王国之心》和《最终幻想XV》创作的游戏配乐超越了流派,但她对古典音乐的热情从未动摇。

正是这种热情以及下村阳子对于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广大(二次元)观众的超强号召力,使得她成为为《梅雷尼翁:寂静之地》作曲的不二人选。《寂静之地》是一部交响童话,以德国儿童文学作家弗劳克·安吉尔(Frauke Angel)的原创故事为脚本,并配有宫崎骏吉卜力风格的插画。童话现场在下村阳子标志性的音乐中变得栩栩如生。

《寂静之地》由德国资深制作人托马斯·博克(Thomas Böcker)构思并制作,旨在向家庭和年轻观众介绍管弦乐的奇妙之处,这也是下村阳子和皇家斯德哥尔摩爱乐乐团的执行总监斯特凡·福斯伯格(Stefan Forsberg)的共同愿景。弗斯伯格对下村阳子的实力充满信心。

游戏音乐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福斯伯格说。“我们作为一支交响乐团,如果通过运用游戏音乐来分享我们在‘家里’(音乐厅里)所做的,并向人们展示那些有着数百年传统的美丽乐器的魅力,我认为那对交响乐的新听众来说,将会很有价值。”

这不是第一部旨在向年轻观众介绍交响乐的作品。《寂静之地》继承了普罗科菲耶夫的《彼得与狼》和圣-桑的《动物狂欢节》等永恒经典。它在2021年的到来无疑是及时的。将新冠病毒对音乐行业的影响说成是一个挑战,这似乎还不足以形容本世纪音乐行业的艰难困境。即使是现在,当我们在漫长的复苏之路上跋涉时,不断上涨的成本已经迫使许多场馆永久关闭,许多音乐家被迫退休,甚至退出这个行业。一些负担得起直播设备成本的机构通过举办线上音乐会来维持,但更多观众仍然更希望走进音乐厅坐在座位上。

当下对前往参加古典音乐会的行为提出了特殊的挑战。在西方,传统音乐会主要吸引年长的观众从来不是什么秘密。据《纽约时报》报道,纽约爱乐乐团约有62%的观众的年龄是在55岁以上。而感染新冠的风险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所以,毫不奇怪,英国皇家爱乐乐团最近的一次问卷发现,仅有26%的观众愿意重返音乐会现场听音乐会。也许,对于苦苦挣扎的音乐厅来说,《寂静之地》可能是一个受欢迎的项目。

游戏音乐当然会带来帮助,博克在过去的20年间一直在倡导使用游戏音乐来增加古典观众的好处。博克出生于1977年,在东德长大。那个年代,西方国家限制给东德供应大部分电子产品,而离开东德是很难的。“想要离开东德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有非常特殊的机会才行,”博克解释道,“在我奶奶60岁时,我父亲被允许探亲,回来时他带了一台C64电脑游戏机(Commodore 64)。从此我被电脑游戏深深吸引,那是我第一次接触电子游戏音乐,那时我七八岁。”

这种早期接触电子游戏音乐,对于已然是一位古典乐迷的博克来说,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他最喜欢的一些音乐都是通过他的C64的扬声器播放的,当他的兄弟买了一台超级任天堂和一台任天堂64时,博克家的游戏音乐的声音变得更大了。“房子的一侧是罗布·哈伯德(Rob Hubbard,英国电游作曲家)、克里斯·韦尔斯贝克(Chris Huelsbeck,德国电游作曲家)和阿利斯特·布林布尔(Allister Brimble,英国电游作曲家)的音乐,房子的另一侧是植松伸夫(Nobuo Uematsu)、古代祐三(Yuzo Koshiro)、下村阳子和近藤浩治的音乐!”博克说。

对博克来说,他玩的游戏中的音乐不仅仅只是游戏音乐。“音乐本身就是无比精彩的,”他说,“那正是吸引我的地方。我一直对电子音乐和交响乐很感兴趣,这一切都以某种方式联系在了一起。”

博克最终鼓起勇气制作了一张原创音乐专辑。他联系了世界各地的电子游戏作曲家,并要求他们创作有故事性的交响音乐,最终促成了首张梅雷尼翁唱片(Merregnon)。唱片于2000年的成功发行成为了博克的标志性时刻,这促使他制作另一张唱片的同时,也开启了交响游戏主题音乐会的制作,并在莱比锡游戏展(Leipzig Games Convention)上首演。这是第一次在日本以外的地区举行的电子游戏音乐会。

博克说,“梅雷尼翁一直是这个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因为它总是把我推向一个新的境界。”

从那以后,不计其数的游戏音乐会开始在西方举办。从博克的“终极交响”和“交响传奇”到阿尔尼·罗斯(Arnie Roth)的“遥远的世界:最终幻想主题音乐会”和艾米尔·努恩(Eimear Noone)的“暴雪游戏主题音乐会”,诸如此类的表演成为了很多人第一次现场体验管弦乐团的音乐经历。

“我们有很多初次体验的观众,这是让管弦乐团总是感到惊讶的地方,”博克说,“常规古典音乐的观众的平均年龄有时可能会达到60或70岁,这取决于管弦乐团,这样很好,我不想从这些人那里夺走音乐,当然,拥有更广泛的年龄段岂不是更好,像梅雷尼翁这样的音乐会对此会非常奏效。”

除了在《魔兽世界》等游戏音乐方面取得的影响外,爱尔兰作曲家、指挥家艾米尔·努恩在2020年创造了历史,她成为了第一位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指挥交响乐团的女指挥家。看到古典音乐和电子游戏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努恩并不会感到惊讶。她说,“很多游戏音乐作曲家都来自古典世界,所以我们把它带到我们所做的任何事情中都是合乎情理的。”

“作为一名服务于交响乐的音乐家,看到那么多人在音乐会现场或在游戏机中感受交响乐,会让我感到非常兴奋。我有幸亲自见到了数以万计的游戏爱好者,人们会对我说,‘哦,我最喜欢的歌曲来自魔兽世界’,然后我会问,‘这是否意味着你最喜欢的乐队是管弦乐队?’他们会说,‘是的,也许吧!’”

然而,《寂静之地》并非游戏制作,博克从未回避以电子游戏美学去吸引现代观众,尤其是在下村阳子的音乐上面。“对于寂静之地,这就是我想要达到的方向。对于所有角色和城镇主题而言,他们的旋律都易于理解、引人入胜和令人难忘。”

《寂静之地》也注重寓教于乐,类似于《彼得与狼》,它也向孩子们介绍管弦乐团中的不同乐器。在《寂静之地》中,每个角色都有属于各自的主题和乐器。童话中的主角、孤儿英雄MIRU由大提琴来描画,她的爱犬MAKO由马林巴琴演奏,反派SKISSOR则由单簧管来演奏。博克希望这能激发观众对相应乐器的好奇,但他还是强调,重点始终不能偏离娱乐本身。

“当然,教育部分也很重要,但我们不想夸大其教育意义。我的初心是让观众们尽兴,通过最好的制作向他们展示交响乐团有多么奇妙,他们可以制造出多么神奇的音响效果,以及整个体验是多么乐趣无穷。

虽然古典音乐界中的许多人都看到了游戏跨界的好处,但一些总监和古典音乐发烧友仍然不认为游戏音乐作品能与古典作品抗衡。获得格莱美奖的制作人兼指挥家阿尔尼·罗斯认为,这些观点只会束缚他们。

“为什么要建这些‘墙’呢?人们的生活不是这样的。我十分理解并且会为失去古典基础和结构而感到遗憾,因此保留传统很重要,但改变和成长也很重要,”罗斯说。

罗斯相信许多参加游戏音乐会的人在听到伟大的古典音乐作品时将会更容易接受。挑战只是让他们听到古典音乐,这样他们才可以将他们最喜欢的游戏作曲家和启发他们的东西联系起来。

“很多游戏音乐迷可能不会听很多古典音乐,他们只是在听到游戏中自己喜欢的音乐时,才会想了解,‘那个作曲家是哪来的?’如果他们能在此基础上建立些许历史观点的话,那就太好了。”罗斯说。

“你可以总是举办完全游戏主题的音乐会,但有时我们需要逆向思考,一定比例的人会回来的,也许他们正等着植松伸夫或下村阳子的作品,但与此同时他们正在听德彪西、斯特拉文斯基或一些其他跨界合作的音乐。”

跨界之间的融合大概还需要更长的发酵时间。努恩说,当下发生在游戏和交响之间的现象,或者说《寂静之地》中的现代美学问题并不一定是没有过的,然而,下村阳子相信当代作品正在努力帮助化解一些围绕在古典音乐上的误区。

古典音乐与其他媒介合作的传统一直存在:歌剧、戏剧、芭蕾,而今天它恰好合作的是电影、游戏、VR,基本上任何具有创造性视觉成分的媒介,”努恩说。

“人们往往认为古典音乐和交响乐会令人紧张,会让人犯困,或者你必须在聆听的时候坐得笔直,但事实并非如此,”下村阳子说。“对于那些感到犹豫不决的人,我希望游戏音乐或像《寂静之地》这样的制作将成为其聆听古典音乐的原因之一。”

尽管2020年的一份报告发现,在2019至2020年间,18至25岁的人占古典音乐流媒体用户的三分之一,但是很难衡量此类尝试在为古典音乐带来全新观众的转化率方面取得的佳绩如何,然而同一份报告的分析显示,这些群体也很重视“电影音乐、电子游戏和电脑游戏音乐。”

“如果我们回顾从前,不是很远,我想起有很多人告诉我,他们最初是通过一些老的兔八哥动画片来接触古典乐器和交响乐的。《塞维利亚的兔子/歌剧理发师》(1950)、《歌剧是什么,博士?》(1957),它们实际上就像瓦格纳和罗西尼一样,”罗斯说,“当我回顾过去人们了解古典音乐是通过动画片时,也许未来的人们回看我们时,会发现是通过游戏去了解的。我相信是的。”

文章来源:WIRED
原文链接:Video Games Inspire a Generation of Classical Music Fans

PROJECT

en_US